文明新闻网
热点
最新
推荐
精选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牛巧红:让古文献成为记录历史的重要载体
牛巧红:让古文献成为记录历史的重要载体
发表时间:2019-10-31 10:41:20浏览次数:4954
[摘要] 长期的历史文献工作实践和理论探索,练就了牛巧红极其深厚的文化素养和勇于突破的科研精神,使其成为我国文献学研究领域的佼佼者。牛巧红还极其客观地指出了《史记音义》的不足之处,推动了《史记》及其相关注本的进

文献学是一门传统而古老的科学。近年来,在改革开放的东风下,随着竹子的突破,竹子得到了迅速发展和成熟。其中,历史文献学作为文献学的一个分支,逐渐走向独立和强大。它具有综合性、基础性和实用性的特点,对从事这一领域的研究人员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牛乔红是我国著名的历史文献研究专家,历史文献学博士。现任郑州师范大学文学学院副院长。他是“国家一级社会”、中国信息社会和河南省语言学会的成员。他是秦胜秦云副主编,也是《现代汉语语法分析理论与方法》和《河南方言语法集》的重要主编。多年来,牛乔红在中国文学研究领域根深蒂固,取得了丰硕的学术成果。已发表的10多篇学术论文被主要权威期刊大量发表。作为核心参与者,牛乔红参与了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对外汉语教学常用50个量词认知研究”和河南省社会科学规划项目“量词认知基础与语言教学”等科研项目。此外,牛乔红还主持并承担了2017年河南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司马震史志研究”,得到了河南省委的大力支持和财政资助。历史文献的长期实践和理论探索培养了牛乔红极其深厚的文化素养和科研精神,使他成为中国文献研究领域的领军人物。

《史记》是中国第一部传记通史,被列为“二十四史”之首,记载了中国古代文明3000多年的悠久历史。随着《史记》的声誉和地位越来越突出,各派对《史记》的评论和评价也越来越多。其中,《史记三记》(史记集锦、史记索隐、史记正义)影响最为深远,丢失的注释版《史记音义录》也受到业界的高度关注。牛乔红熟读《史记》及其经典注释,结合丰富的古代文献知识进行考证和分析,一个接一个地揭示历史的真实特征,使越来越多的人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些躺在历史长河中的古籍上。

2013年3月,牛乔红的学术论文《刘伯庄评价——以保存的遗失物为例》(以下简称《刘伯庄评价》)发表在《古籍整理与研究杂志》上。本文对刘伯庄和《史记·音义》的发行量和内容进行了科学客观的验证和评价,引起了业内专家的热烈讨论和广泛关注。由教育部直属高校古籍整理与研究全国委员会领导的《古籍整理与研究杂志》(Journal of古籍整理与研究),是目前中国唯一一家专门出版古籍整理与研究领域科研成果的出版物。它受到了古籍整理和古代文献学等研究者的广泛关注。《史记·本义》是刘伯庄主编的《初唐史记》注释本。原版书已经丢失了。由于它在《史记》注释史上的重要地位,已成为许多文献学家深入研究的对象。然而,关于作者刘伯庄和书籍原貌的史料却很少。这项研究工作一直面临着“有意研究但无数据可借鉴”的巨大瓶颈。牛乔红以《史记·尹素》和《史记·正义》两部古籍中引用的256篇刘氏注释为研究依据,以大量古籍为辅助参考资料,力求最大限度地符合历史的原貌,为读者勾勒出一幅辉煌而写得好的历史人物形象——刘伯庄,并对《史记·伊尹》的内容和价值进行了详细的评价。据牛乔红考证,《史记·音义》是刘伯庄在圣旨讲学时写的。该书注释范围广,风格多样,包括校勘版本、标注读音、释词释句、注释地理、补充史料、出版历史理论等。它具有很高的文献学和历史价值,是古代文学研究的基石。牛乔红也极其客观地指出了《史记·伊尹》的不足,促进了对《史记》及其相关文本的进一步研究。牛乔红的《刘伯庄评鉴》是根据朱东润先生的《刘伯庄遗书集》和中华书局出版的《史记》的三个注释写成的。它还收录了朱先生漏掉的23篇文章,共计256篇。它综合收集了现有文献中对刘伯庄《史记·音义》的注释,并首次根据注释对内容进行了系统深入的梳理,对其价值做出了客观中肯的评价。它最大限度地恢复了刘伯庄《史记》的历史特色,引起了学术界对《史记》的关注,重新认识和高度肯定了其文献价值,为学术界的进一步研究奠定了基础,为我国古籍文献研究的整理做出了巨大贡献。

此后,牛乔红发表了《司马震生平考》、《司马震著作考》、《引文体例考、著录补编》、《考据考析》等一系列论文,对《史记·索隐》的作者、引文体例和校勘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和研究。《史记·索隐》作为三大注释之一,其价值和成就高于其他两大注释,代表了我国古代《史记》注释的最高水平,受到后世的高度尊重。然而,这本书的作者司马震的来历仍不为人知,学术界也没有定论。牛乔红在综合学术界著名学者观点的基础上,根据唐代社会文化背景、司马迁的社会关系、《史记·尹素》等文献证据,首次提出司马迁生于公元660年至670年,《史记·尹素》写于公元711年至721年,此外,牛乔红还对司马迁的学习和事业进行了详细梳理,高度还原了司马迁的生平和《史记·索隐》的历史风貌。《史记·索隐》引文丰富,涉及158位学者的414种著作。由于引文丰富,一些学者认为它没有明确的引文风格。对后代来说,检查和比较原始书籍是不方便的。牛乔红的《说书补遗文体考辨》通过对《史记·尹素》所有引文的详细梳理,总结了《史记·尹素》4大类11小类说书的具体文体,总结了《史记·尹素》4大类说书的规则,纠正了前者在《史记·尹素》中“规则不严格”的观点,突出了《史记·尹素》在保存以前文献中的重要价值。《考据学分析》分析了《史记·索隐》的校勘方法和特点。它还评价了《史记·索隐》对《史记》版本的贡献。指出《史记·索隐》保留了唐代以前的大量《史记》版本,反映了唐代《史记》版本的基本特征和唐、汉、魏、六朝《史记》版本的整体差异,为后世研究《史记》版本留下了宝贵的信息

牛乔红的研究并没有停留在以前的理解上,而是结合文学本身,选取了最基本、最核心、最有用的史料来探究历史的原始面貌和事物的本质特征。司马迁的生平考证对司马迁的出生时间和《史记·索隐》的完成时间提出了新的观点,创造性地证明司马迁的出生时间为公元660-670年,缩短了司马迁出生年份的时间间隔,解决了一系列相关的学术问题,有效地推进了学术研究的进程。《语录文体考释》是学术界对《史记·索隐》语录文体的首次研究。澄清了索隐的引用规则,肯定了索隐在文献保存中的重要价值,纠正了以往的非客观认识,填补了这一领域的学术空白。另一方面,《义序分析》注重索隐在校勘《史记》中的突出贡献和价值。这也是前人从未涉足的领域,具有很大的创新性和重要的学术价值。一系列研究使该书的出现、特点、成就和学术价值全方位、立体地呈现在世人眼前。它有效地引起了学术界对该书的广泛关注,有效地促进了该书研究的快速发展,获得了业内专家的一致好评,充分展示了牛乔红杰出的文学研究能力。

自2012年以来,牛乔红对《史记·索隐》的研究从未中断过。她长期坚持学习和写作,取得了许多突破和成就。2017年,牛乔红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成功申请了河南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司马震史书索隐研究》,并担任负责人。她带领专家组继续进行科学研究。在现有资料严重匮乏的研究背景下,牛乔红通过具体文本的注释内容和司马震的写作背景进行了分析和总结,梳理和考察了《史记·尹素》图书引证的传播轨迹、注释内容、风格和规律,为整个学术界正确、客观地理解司马震和《史记·尹素》的历史价值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今后从事这一领域的研究者奠定了相当深厚的学术基础。

长期以来,牛乔红深知自己作为历史文献学专家的职责和使命。她长期活跃于文学研究领域,以尊重历史的原貌为基本标准。她不遗余力地阅读、考证和推断古籍资料,在历史研究方面取得了许多重大突破,取得了显著成果。她从整理和研究地方历史文献的角度诠释了中国传统典籍的文化价值,促进了该学科的发展,为中国文献学研究工作做出了突出贡献,是历史文献学领域少有的杰出人才。(卞亚)

© Copyright 2018-2019 osabrentes.com 文明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