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新闻网
热点
最新
推荐
精选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综合 > 非公医疗要“错位发展”访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常务副会长郝德
非公医疗要“错位发展”访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常务副会长郝德
发表时间:2019-10-31 14:41:05浏览次数:1039
[摘要] 9月24日,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郝德明刚刚结束了两场行业会议返回北京,接受了《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在早期,我国非公立医疗机构是作为公立医疗机构的补充而出现。目前,全国医疗机构大约

严巧如

它萌芽于改革开放初期,社会资本进入中国医药行业已有40多年。从早期的签约部门和小型诊所的建立,到今天民营医院的蓬勃发展和许多高质量民营医院品牌的建立,以及相关政策的出台和行业协会的建立和完善,中国社会医疗管理模式在过去40年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6月12日,包括国家卫生委员会在内的10个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促进社会医疗可持续、健康、规范发展的意见》。该文件基于社会医疗保健的发展方向和方向。在巩固和加强前期工作的基础上,进一步从各个角度和侧面出台了鼓励和支持政策,极大地推动了社会医疗事业的发展。

9月24日,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执行副主席兼秘书长郝德明在两次行业会议后返回北京,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

郝德铭表示,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构成经历了三个阶段的变化,非公立医疗机构的作用也从辅助性转变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和力量。下一阶段,我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应充分发挥灵活机制的优势,实现与公立医疗机构的差异化发展,共同实现健康中国的伟大战略目标。

重要组件

中国商业新闻:中国的非公立医疗机构是什么时候开始萌芽的?非公立医疗机构出现的背景是什么?

郝德铭: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的发展经历了几个主要阶段。20世纪80年代以来,以莆田部门为代表的社会资本进入了医疗市场。当时,私人医疗服务主要是以“老中医”诊所和性病诊所的形式提供。20世纪90年代初,社会医疗服务开始了第一次升级,通常是通过承包和托管公立医院的部门来获得资格。大约在2000年,第二次升级开始了,社会资本开始独立建立医院。

非公立医疗机构在中国的出现基本上是在改革开放的同时开始的。随着各行各业改革的深化和生产的解放,计划经济体制已经转变为市场经济体制。许多仍属于单位性质的医生对行政和组织管理不满意,希望根据自己的意愿提供诊疗服务。因此,一群公立医院的医生走出这个系统,在私立医院开办诊所和诊所。

另一方面,由于早期公立医院存在服务差、病人看病难等问题,简单的公立医院结构已经不能满足人们对医疗服务的需求,需要社会资本的帮助。可以说,非公立医疗机构的诞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必然结果,也是中国医疗卫生事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结果。

《中国商报》:自非公立医疗机构出现以来,它们在国家医疗卫生体系中的角色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郝德铭: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构成经历了三个阶段的变化。第一阶段由单一的公共医疗机构组成。第二阶段,引入非公立医疗机构进行补充。在第三阶段,非公立医疗机构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和力量。

早期,中国的非公立医疗机构是作为公立医疗机构的补充而出现的。随着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深入和健康中国战略的提出,非公立医疗机构在整个国家医疗卫生体系中的作用也发生了变化。

今年6月,包括国家卫生安全委员会在内的10个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促进社会医疗机构可持续健康发展的意见》。起初,非公立医疗机构的地位被明确界定,即社会医疗机构是中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满足不同群体医疗卫生服务需求、为全社会提供更多医疗服务的重要力量。这意味着未来我国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将由政府和社会组成。在基本医疗卫生服务领域,政府将取得成就,而在非基本医疗卫生服务领域,市场将取得成就。

量变期待质变

《中国商报》: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的发展取得了哪些成就?该行业的现状如何?

郝德铭:近年来,随着党和政府的大力推进,中国的社会医疗事业有了很大发展。目前,全国约有100万家医疗机构,其中非公立医疗机构52万家,占全国总数的52%;非公立医院21,400家,占64%。

然而,尽管机构数量急剧增加,但非公立医疗机构的服务量仅占20%左右。社会医疗服务的数量变化和质量变化之间的巨大差距充分反映出社会医疗服务仍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目前的国家政策很好,但是在执行上有一些困难。

目前,我国社会医疗机构没有得到与公共医疗机构同等的待遇,特别是在医疗保险、科研和医学会建设方面。许多相关的政策和文件已经颁布,但它们往往受到赞扬,但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接受。事实上,国家一级非常重视这一行业的发展,但很难在基层实施。

据了解,该国近80%的非公立医疗机构没有被纳入医疗联盟。做不到这一点意味着病人会减少。如果病人数量减少,第二年医疗保险的核定金额将减少。如果病人人数翻了三年,医院将面临关闭。总之,医学会的政策是很好的,但是由于地方运作的偏差和地方干部对社会医疗服务的心理障碍,它已经成为社会医疗服务的新阻力。

乐观的是,非公立医疗机构的服务量较小,但增长率较大。2018年,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服务总量同比增长8.5%,公立医疗机构服务总量同比增长4.5%。因此,从服务量的增加来看,我国的社会医疗服务仍处于成长阶段,并具有强劲的发展势头。

《中国商报》: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发展面临哪些挑战?

郝德明:行业的快速发展带来了许多新问题。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由于缺乏行业协会组织的规范、指导和服务,像浦康生这样的组织采取欺骗和其他行为,导致了行业的污名化,使政府感到不安,社会不赞成,人民不满意。现阶段,我国非公立医疗机构仍存在诸多不足,缺乏科学管理、学术研究、医疗技术、卫生人员、品牌建设和实施保障。

此外,当前行业整体社会公信力不高,存在大量欺诈和绑架事件,服务能力不强,都是社会转型时期的问题。然而,这是一个发展中的问题,可以通过进一步深化医疗改革加以改变和解决。

对于我国非公立医疗机构来说,充实人才梯队,推进学科建设也是一个重要课题。非公立医院面临人才短缺,但必须依靠自己的培养和造血。有了人才、技术和管理,医院可以向前发展。同时,要加强医疗质量管理,规范医疗保险流程,合理申请,合理检查,合理治疗,合理收费。

差异化发展

《中国商报》:现阶段,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与公立医疗机构的定位有什么不同?

郝德铭:医疗卫生服务分为三个阶段,即院前、院内和院后。过去,我国把人力、财力和物力集中在医院医疗服务上,忽视了院前疾病预防、医疗保健和健康管理,以及院后康复管理、医疗保健和临终关怀的结合。这些都是公立医疗机构无法解决的服务盲点,也为非公立医疗机构的发展提供了市场空间和发展机遇。

《健康中国战略》提出大力推进“以治病为中心”向“以人民健康为中心”的转变,努力为人民提供全方位、全周期的健康保障,落实预防为主的工作方针。我希望普通人不要生病,不要生病,不要死于疾病。这是健康管理的概念。因此,社会医疗服务定位的差异应与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理念相结合,这也将医疗的重点转移到健康管理上,涵盖了人类生命周期的全过程。

系统决定机制。由于非公立医疗机构是社会资本,与公立医疗机构相比,它们的运营更加灵活,可以购买最先进的设备,并能实现最佳服务。这些是非公立医疗机构在开展院前和院后服务方面的优势。

《中国商报》:下一阶段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的发展和改革方向是什么?

郝德明:由于非公立医疗机构在国家医疗卫生事业发展中有不同的视角、责任和任务,未来非公立医院的市场和社会需求会发生重大变化,因此有必要改变其管理模式。主要改革方向包括连锁、阶段、规模和高端。

此外,只有尽快建立行业标准,社会医疗机构才能实现同质化管理,加强品牌建设,提高管理水平。由于医患关系的强弱,双方的医疗服务信息是不对称的,所以医生必须讲信用。

为了提高非公立医疗卫生行业的社会信用水平和医疗服务能力,保证医疗质量和安全,加快非公立医疗机构品牌建设,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研究制定了《非公立医疗机构社会信用评级评估管理办法和标准》、《医疗服务能力星级评估办法和标准》,即“双重评估”标准。自2016年以来,协会在全国9个省(市)60多家医院、7个门诊部和门诊会员单位开展了信用和能力评估试点工作,社会反响良好。

通过全国行业协会的“双重评估”获得星级医院品牌后,一些医疗机构也发生了变化:一是门诊人次普遍增加;第二,有更多的医生接触更多的公共从业者,这促进了人才的流动。第三,医院离职和换工作的人数减少,团队凝聚力增强,团队变得更加稳定。

安徽快3

© Copyright 2018-2019 osabrentes.com 文明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